为什幺俄罗斯人对政治不感兴趣?

【10月27日讯】不久前,全俄舆论研究中心受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委託进行了一次调查。调查材料显示,60%的俄罗斯人对政治不感兴趣。在年轻人中,这类人所佔的比例更高(68%)。似乎应当为此而高兴,在所有发达民主国家中,只有选举前一週,人们才会想起政党、政治和排名情况。但在俄国,民众这种不问政治的倾向让人产生了完全不同的想法。

半年前,在列瓦达中心和欧盟-俄罗斯中心联合组织的另一次调查中,94%的俄罗斯国民表示:他们完全无法主导或者只在极小程度上能影响当前俄罗斯发生的事情。这难道是如今人们不问政治的原因吗?

在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愉悦期,在最早的民主和市场改革阶段,我们中的很多人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对身边发生的事情、对自己的祖国、对自己的选择负有责任。1991年,我们为诸多的希望和突如其来展开的前景而迷醉,相信自己的选票会起到一定作用,蜂拥前往投票区。当时,在改革的支持者们看来,再过1年,顶多再过2年,他们就会亲身体会到改革的积极成效。但他们到底未能如愿以偿。因此,人们在1993年,尤其是1995年的心情已经不同于以往了。超过1/3的失望的俄罗斯人宁愿呆在家裏,变成”自我流亡者”。而在2003年进行的上一次国家杜马选举中,这类”拒绝投票者”所佔的份额超过了44%。

正如意大利革命者朱塞佩.马志尼所言:”统治者会忘掉承诺,人民却从来不会忘记。”也许,在叶利钦团队初掌政权时提出的民主口号中,唯一兑现的就是言论自由。其余大部份口号仍然不过是一纸空文。主要问题在于,俄罗斯没能建立起一种有效的三权分立的制约和平衡机制。这种机制可以防止某一权力机关凌驾于其他二者之上,并倡导令人感兴趣的社会对话,保障公民积极参与到确定新国家建设任务和发展道路的事业中来。。

但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俄罗斯都不存在公民社会:真正的统治槓桿掌握在官员集团手中。与苏联时期一样,这些集团成为人们感知不到且不太理解的”虚拟”国家的化身。因此,出现如下情况并非偶然:当列瓦达中心的社会学家询问人们”国家高官目前主要的工作目标是什幺?”时,55%的人的回答是保障个人利益,20%的人认为是国家利益,只有12%的人说是为了民众的利益。

近年来,选举法遭遇的”修改删节”让”下层”与”上层”更为疏远。这里指的是废除州长选举、转为按党派竞选、禁止选民撤掉辜负其信任的议员、取消”都不选”一栏等措施,以及杜马的最新举措–退出党团的议员会被剥夺议员资格。表达意愿的权利逐渐被亵渎歪曲,变成一种闹剧。结果,人们对国家杜马的信任度日益下降。作为国家主要的选举机关,国家杜马本应成为今日民主社会的基础,但根据俄罗斯舆论研究中心的资料,半数俄罗斯人都不信任它。”社会舆论”基金会逾1/3的调查对象都认为,没有议会也完全行得通。这说明了什幺问题?不单是议会制度的危机,还是整个俄罗斯民主的危机。

普京在上一次八国峰会上表示,我们不打算给自己杜撰出某种”特殊的俄罗斯民主”,我们会像”所有文明国家一样,按照通行原则”发展。不过,目前这一点做得不太成功。实际上,我们还在试图找到自己的独特道路。

也许我们完全不需要这种民主?我们过去多长时间没有它,不也过得好好的吗!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我们需要它:调查表明,超过70%的受访者赞同权力机构选举制、多党制和媒体独立。也就是说,他们赞同民主。只不过他们不曾清楚地看到过这种民主,不曾在这种民主下生活过。因此民众的头脑比较混乱,对政治不感兴趣。因此很多人才认为,参加选举并不重要,也没有必要。应BBC World的委託,思玮市场资讯公司8月份在15个国家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表明,俄罗斯支持履行这项公民义务的人所佔比例最少(34%)。就连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该项指标都达到60%。

人们抱怀疑态度的原因似乎很好理解:当局更加垄断国家管理体制,自己承担做决定的责任,拒绝社会民众分享这项权利。

(来源:俄新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