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仲谅引入毒品法庭 要为台湾「解毒」仍有阻碍

【文/侯柏青】

检方今年第三波查缉行动,查扣的毒品多到可供全台湾人口吸食。缉毒成绩年年亮丽,为什幺吸毒人口还是居高不下?在美国行之有年的「毒品法庭计画」,已证明可以显着降低再犯率,台湾近年也有不少人倡议研究可行性。

辜仲谅引入毒品法庭 要为台湾「解毒」仍有阻碍
辜仲谅认为,美国毒品法庭计画值得台湾效法。本刊资料照

近日在台湾上映的香港电影《扫毒二:天地对决》,叙述刘德华饰演金盆洗手的富商,因痛恨毒品而动用私刑消灭毒枭,而与昔日兄弟(古天乐饰演)展开残酷的正邪对决。电影里毒品横行的情形令人揪心,不过扫毒只是治标,戒毒才是治本,而台湾司法界近年来正燃起一股「毒品法庭」的研究风潮,希望从戒毒下手「解毒」。

严刑峻罚只让吸毒者塞爆监狱

为了扫毒,台湾高检署连续第三年举办「安居专案」扫毒。

根据检方今年三月公布的第三波查缉行动,查扣的毒品超过七吨,足足可供二四○○万人吸食。不过,检警调年年缴出亮丽的缉毒成绩单,为什幺吸毒人口还是居高不下?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美国人怎幺处理猖獗的吸毒问题?法界人士说,美国司法部门一开始也祭出严刑峻罚遏止犯罪,却只换来毒品犯塞满监狱的窘境。为了从根源解决这个烫手山芋,美国在一九八九年开始进行了「毒品法庭计画」(Drug Courts)。

他描述,「毒品法庭」是以法官为核心来主导戒瘾,参与计画的吸毒者不再只有入狱一途,法官会整合社会资源,透过提供医疗、谘询、教育或监禁等多元方案迅速矫正吸毒者,让他们得以回归社会。如果度过戒瘾计画就有机会获判免诉或免刑;反之,将予以制裁或除名(重回刑事法庭)。而从美国经验证明,毒品法庭能显着降低再犯率,目前全美的毒品法庭上看五千个。

毒品法庭计画也被广泛引入澳洲等国家,这几年来更在台湾司法界发酵,甚至引起中信大少辜仲谅的高度兴趣。不过,到底是什幺样的契机,让辜仲谅这个和毒品议题八竿子打不着边的门外汉,竟对反毒发生兴趣?

辜仲谅引入毒品法庭 要为台湾「解毒」仍有阻碍
韩国瑜封神:韩粉兴奋,绿营高兴,连柯P都鬆口考虑参选。摄影/新新闻编辑室

〈完整内容请见新新闻1689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