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负债调查:山西某县村级债超38亿

大陆多地部分农村负债问题严重。有的村负债超过千万元(人民币,下同);有的是上个世纪的“白条”,有的是近几年的新债。多数村没有偿还能力,只能看着村级债务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白条打了近40年

《经济参考报》5月27日报导,“小村举大债,白条一大堆”,这已成为大陆西部一些地方村级债务的真实写照。有的村白条竟然打了近40年,到底是谁欠下的都无从找起。

“白条到底有多少张我记不清了,不过应该有1公斤重。”呼和浩特市新城区生盖营村村民云有贞反映,从2008年至2013年,十多位村干部因检查、雇工等用餐,在他家饭馆打了三十多万元的白条,一直未还。

前任村主任委屈地说,自己只是作为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在欠条上签了字,这笔钱跟他没关系。白条到底由谁来还仍在争议中。然而,这笔陈年旧账仅是生盖营村村级债务的冰山一角。

这几天,生盖营村的村支书刘建平、村主任渠源湖被催债整得焦头烂额。刘建平说:“有好几拨人同时讨债,其中一家企业盯得最紧,三年前村里欠下人家土地补偿费80万元,天天打电话催。”渠源湖显得更为焦虑,他说,等年底几个工程审计完就该付款了,村里的缺口估计有三四百万元,到时日子更不好过。

事实上,日子不好过的不止生盖营村。存量大、增量多、无偿还能力,这几乎是大多数村子面临的普遍问题。大陆西部某县的村级债务规模达7.9亿元,仅一个镇的村级债务就达7,700万元,其中有的村负债超过1,000万元,总负债占总资产的50%。

2006年底 全国村级债务达4000亿元

另据《半月谈》报导,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2018年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截至2006年底,全国村级债务规模为4,000亿元。由于此后没有开展此项统计工作,村级债务缺乏全国性的数据。

作为“煤老板”产地,山西某人口不足40万人的县,2017年的调研结果是,县城村级负债总额超过38.6亿元,村均达800多万元。

湖南一个县城做过一个农村负债的调查,有些县十村九负债。截至2016年年底,全县445个村负债,占比近九成,而负债超过100万元的村有109个。

民:欠债的都是村官在搞鬼

消息一出,引发网民热议:“每一任都是肥了自己!亏了村委会!到最后谁为此买单?”“村委会债务那幺多、压力那幺大,为什幺他们挤破头要干?令人深思!我认为村委会领导肯定有问题!”

还有网民说:“我们村谁花的钱多谁当村官。反过来花了那幺多钱当上村长,不捞回来不是赔钱幺!”多人回帖说:“说得太对了。”“我们村就这样。”“大家都懂的。”

“捞满了就上岸了,后面的人想上还得花钱,当了村官继续捞。上面一拨钱,没了,成绩没看到,村里钱还欠账。一拨又一拨,捞完还在捞。吃着上面拨的款,拿着村里求办事的钱……”

有人问:“村集体欠债是事实。可那些村官们咋吃香喝辣的,还开着豪车。我想问这些钱去哪了?”“镇村干部一人养一家,开豪车,住洋楼。村民一家几个人常年打工,日子也不好过。为什幺?”

“上下勾结贪腐,吃白食的多,办村企亏了是集体的,挣了钱是私人的,这种把戏在90年左右就兴起了。一个小村几个工作人员,年招待费好几万,集体提留款和塘库发包收益随便用也不公布帐,还欠下外债?”

“打欠债,应镇干部(包村)还。他是上级如何管理下级应心中清楚 ,可以肯定地说,村级存在的诸多问题都是镇干部一手造成的。”“你以为是村干部为老百姓谋福利而举债吗?查查吧!”

“农村欠债的,都是村支书、村长在搞鬼。自己贷款给村里收利息,这些破事门儿清。”“那些欠债为发展,不过都是集体欠了债发展了村官个人的事业。”

上一篇:
下一篇: